亿万先生

  1. 首页
  2. 书库
  3. 充值
  4. 包月
  5. VIP作品
  6. 排行榜
  7. 手机小说
  8. 作家专区
  9. 美图
  10. 论坛
  11. 摇摇奖
  12. 帮助
  13. 举报

至尊校园公子 结局

小说:至尊校园公子  作者:L.cy  回目录
  纠缠了很久,筋疲力尽,但是还是要硬撑下去,为了保住文远星手上的手枪,为了保住文远星最后的希望。谁让文远星一开始就选择了这条道,要打抱不平就要继续走下去,一直坚持到真的失去了力气吧。

  文远星喘着粗气,灵巧地躲闪着他们那铁一般的臂膀,而文远星的反应已经慢了下来,可还是咬着牙关继续着,文远星要突破这里的重围跑回家去,然后报警,不过文远星没有证据文远星找什么警察嘛!难道这件事情还是要文远星自己来办吗?虽然文远星是完全可以不管的,但是文远星的良心、文远星的责任心谴责着文远星。

  没错,文远星选择的没错。

  本来意识到背后是有一个人的,但是他却没有朝文远星打过来,文远星回头,看见一个人穿着浅蓝色的和服,正紧紧地抓住那个白衣保镖的手,那保镖手上还拿着一根超粗的木棍,如果不是他抓住那人的手的话,文远星现在早就晕了吧?

  ——长谷川?外公?

  文远星惊异地望着他,没有想到他的头发虽批上了白雪的痕迹,却能够如此平稳地抓住一个粗汉,平稳地、轻松地。那保镖拼命地跟外公斗力气,想扳开他那紧紧抓住的手,然而却被外公控制住,就这样把手抓住在半空,无论如何也动不了。

  文远星急忙跑到外公身后。

  “外公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文远星问。

  “你刚不是把阿石留在外面了吗?他说怕你出事,叫文远星来看看。”长谷川沉稳的语气,写满了岁月的沧桑。

  “那,外公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韦安然可是文远星徒弟。”外公淡淡地笑了笑。

  哇?师父的师兄是文远星外公的徒弟?!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在外公这里学过空手道?不过好象外公是不会空手道的,这是什么武道文远星也无从分析了。只知道现在突然来了精神,从那人手上摘下木棍,扔下手枪,哈!现在文远星可好打多了!还敢欺负文远星?

  先来了一招横扫千军,在狭窄的走道里一阵猛打,那些人也退后了不少,可怕的是这走廊太长了,也不知道尽头在哪,文远星只是怕他们往后面跑,那样的话文远星可追不上他们。况且说这法院本来就ting高的,好象有22层楼,高得吓人,日本恰好也在地震带,突然害怕来场猛一点的地震……这里的人还在不在。不过文远星想这些地方肯定是有很好的防震措施的。

  一棍把一个人拍晕了,外公在文远星身后欣慰地连连点头,还说他的孙女身手不错。不过当然啦,以前文远星跟过武术教练学过棍滴,还在省里拿过奖哦!文远星也没有试过用木棍来实战,只是知道现在他们没有手枪,棍子是文远星最好的武器。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突然纷纷沿着走廊跑去……

  好机会!文远星等他们人都ZouGuang,便溜进了房间,外公也走了进来,文远星们好奇地观察着这个房间。这应该是个接待室,有客桌和柔软的沙发,地方还真不小,墙上挂着两张壁画,还有一面横幅。

  还在四周看着呢,门却突然关上了,好象有谁在外面关了似的,文远星听到外公喝了一声,接着怎么也打不开了。

  “有人从外面锁上了,速度很快。”外公皱着眉。

  文远星上前试图把门打开,然而回应文远星的是一阵莫名其妙的响声。开不了啊,这锁好象是美国近代的高科技,有二百多个零件和装置,开的方式更不是钥匙,文远星也没见识过,只是以前听说过罢了。

  “文远星搬救兵。”文远星掏出手机,脸上还一阵骄傲,终于轮到文远星做些实际一点的事情了。给师父拨了个电话,他说他还在看书(郁闷~~),不过现在马上赶过来看能不能帮上些什么忙。

  心里终于是安慰了些,虽然是蛮为师父感到担心的。似乎是等了二十来分钟,门外面有了动静。

  文远星隔着门,问:“师父吗?”用的是韩语,师父听得懂的,果然文远星听到了回答。文远星也不知道他怎么把门弄开,只是一个劲地问他。

  “别说了,文远星需要听这锁的来路。”师父说。

  听?

  是的。门外他正把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听着,手不断地转动着门上的一个齿轮。

  “户晓你配合文远星。”师父说。

  “怎么配合?”文远星勉强听到他的声音,其实这门也不是吃素的,厚得慌,得大声地喊外面才能听到。

  “你看看你里面是不是有个小的齿轮?在左边。”

  文远星望了望左边,果然找到一个微不足道的齿轮,于是给了师父一个回应。

  “好,现在你跟文远星一起慢慢转动它,等文远星们的齿轮转动能够使内锁的指针碰撞在一起就能开。你向逆时针方向,文远星顺时针。”

  “OK。”

  转得文远星额上都是汗水,很久了,文远星们彼此都没有说话,文远星以前从来没有弄过这些东西,文远星会认为它太复杂,很伤人脑筋的,或者说减短人的寿命吧。其实或许是因为文远星是一个很怕用脑的人,所以才说出一些这么不负责任的话。

  ……终于,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

  “咔”!门缓缓地打开了,文远星第一时间就冲上去搂住师父的脖子。

  “好了别玩了……”师父把文远星推了下来。文远星还没有决定要继续往里走还是回家,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外公一直在旁边站着很安静,他和蔼的眼神让文远星感到亲切,但是一想到再过几天可能就要离别,现在才发觉有很多东西是抓不住的。

  “快,到房间里躲起来。”文远星说。

  “别!门再关上就不好了,来这边,刚文远星发现墙上有个消防栓,可以躲人。”师父拉住了正待往房间里走的文远星。文远星向外公示意,于是就被师父带着,走了大概十来米远,墙上过来有个消防栓。

  文远星从来没躲在过这些地方。

  “你进去吧,师父身子壮进不去。”(这又是一句具有30%自恋成分的话)师父说,于是打开,让文远星进去。

  “啊?这样危险!”还没说完,文远星也不知道师父是怎样把文远星推进来的,面前黑黑一片。文远星碰到了一些硬硬的东西,拿出手机照亮面前的一切,突然发觉——这是一条梯子,通向上方。

  “师父快来,把外公也叫来!这有梯子可以往上走,先进来!”文远星推开消防栓那小小的门。

  而师父却不见了踪影,外公呢?也不在?

  而文远星的声音似乎是惊动了某些人……于是文远星迅速关上门,心里又莫名其妙地乱了起来。

  第31话

  师父不见了,怎么消失得那么快?文远星现在又没有手枪在手,刚才那声大叫又引来了人……傻瓜,你还想啊!还不快爬?!

  在自己意识的催促下,莫名其妙地爬上了梯子。这梯子是冰冷的,而且这的空气也闷得够呛,估计很久也没有人来过了吧?师父也真是个天才,这个小门的颜色是跟墙壁融为一体的,竟然让他发现了。

  文远星的手脚配合并不是很好,因为以前没有如此快速地爬过梯子,而且爬得已经累了,这应该是五楼吧?有个小门。每层都有一个门的,而这里的门与一楼有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没有可以踩脚的地方,想够得着那门,还得看腿够不够长,当然文远星的腿是够长滴。

  一楼的那扇门开了,两个人钻了进来,在那喊“丫头站住”,就跟电视剧里的差不多,反正他们那样喊也只是瞎喊,文远星真的站住的话,那文远星岂不是傻瓜?没办法,继续往上。因为本来也ting累的,爬到七楼把门踹开就钻了进去。

  好宽敞的走廊!虽然跟一楼刚才文远星打人的那地方差不多宽,但是比起那条窄小得刚好只能容纳一个人的梯子,就已经很宽敞了!

  这里地面很亮堂,比起一楼那噼里啪啦的枪响,真的很安静!于是文远星撒腿就跑了,也不知道能够跑去哪里,刚迈出一步就发觉这地板特别容易打滑,还差点给摔倒了,但是文远星难以想象被那两个家伙给抓住会有什么下场,所以只能跑。

  跑了没多远,刚文远星出来那地方就跑出来两个人。

  文远星继续往前冲,看到一个清洁阿姨,她正拿着一拖把在拖着地板,怪不得文远星感到这么滑呢。但是文远星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把地板拖得跟打过腊一样的,滑,亮堂!

  滑啊!文远星跟踩滑板一样向前栽了过去,其实文远星很怕那桶水,如果撞到了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那阿姨看到文远星也是蛮吃惊的,停下手中的活,就愣着看文远星撞了过来,亏她还懂得闪,但是却让文远星得到了一件意外的宝物——拖把。刚文远星经过她那一瞬间给抢过来的,哪怕文远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处,可却知道现在可以把它当作滑板,还可以控制方向。

  这是一个绿色的拖把,上面还有水并没有干,文远星脚踩上去,竟然就一路向前冲了。而还听到后面那两人还在一边吼一边追。

  这东西还ting刺激,文远星以前从来没有玩过,眼看自己马上就要撞到一面墙上,心里莫名其妙又慌了起来,还带着文远星的一阵长叫。文远星知道文远星还是不大会冷静,可是却每每在这种时刻,文远星都能够逢生。拖把方向一转,便换了方向,继续向前冲。

  经过一电梯,看到指示停在二楼,于是文远星就没打算乘这玩意逃了。恐怖的是,文远星听到里面好象有点动静,不过文远星也不管这么多,先带那两人跑跑马拉松再说。为了避免他们带着枪,所以文远星只能跑S型的路线,好几次差点撞在墙上摔倒。

  呼……想想哈利波特他是怎样骑扫把纵横天下的吧,现在文远星只能狼狈得用拖把兜风。但这溜达了一圈,竟然把他们给甩掉了,文远星特别感谢这大理石地面,也特感谢刚才那清洁阿姨给了文远星一个拖把。

  回到那窄小的梯子,继续朝上。黑暗中,文远星隐约才能看到,墙上原来标有楼层号,文远星竟然已经爬到了十一楼,望望脚下,如果掉下去还真是不堪设想呢。于是文远星抓紧扶手,在这空中喘着气,文远星得好好把握时间休息一下。文远星现在还不知道师父在哪里,只想尽早找到他吧……

  继续往上吗?

  继续往上!

  不过休息一下先~~文远星听到耳边是一阵宁静,没有任何杂音。

  第32话

  不想爬了,这层楼似乎也没什么动静,刚打了一场现在混身是汗,而且还有点累,乘电梯上去看看吧,或许能够发现什么。

  这层楼有一些工作人员在工作,但是他们要么就是对着电脑目不转睛,要么就是低头整理文件或者是接电话,所以偶尔在走廊走过一个人也不会太在意。文远星竟然轻易地到了电梯前,现在没人跟着文远星了吧?文远星先是怀疑着四处望了望,才小心翼翼地按下了电梯的按扭。

  随着一声“丁冬”,电梯的门便打开了——可文远星被吓得差点叫出来!这里面有一个人倒在一片血泊当中,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只是知道他的白色西服在xiong前已被染作鲜红,他的右手还握着一把手枪,食指正放在扳机上,双目的神情可怕得吓人。

  文远星朝后望了望,那些正在忙活的人应该没有看到这一幕吧?还好,他们并不知道这大楼里面发生了这些血红的事情,于是文远星关上了电梯门。文远星还对那具尸体有所警戒,取过他手上的手枪,胆怯地指着他……可是他好象已经死了吧?文远星惧怕地把手放在他的鼻子下试探——真的死了。

  是谁把他杀了?要么是师父,要么是外公,可是他的伤势像是被利器所伤,或者是子弹,否则不会出这么多血。

  虽然他的眼神很可怖——双眼仇恨地望着前方,嘴巴还没合上,脸上也有被血花溅到。

  可是他死了,文远星却没有那么害怕。文远星向来不怕死人的,没有做亏心事,怕他们干什么!再说这家伙怎么看也不会诈尸,于是便稍微放心了些。

  文远星转头看了看那排楼层的按扭,去哪层?……14吧。文远星随意按了一个楼层,随着脚下那被上升的感觉,便看到门缓缓地打开。

  朝前走去,走廊很清静,听到前面有人在讲英文,而且口音也不像是日本口音。看了看指引才知道这层是外交部,做的是一些对外的法律交流工作。文远星现在才知道这竟然还会有这么有意思的部门。

  是老外的话,文远星倒不怕。

  朝前走去,看到几个人,穿的也是西装,一个小撇胡子,大概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有个金色头发,有白的,还有的是棕黄的。他们身后跟着一个人,看得出应该是翻译,Huangse皮肤让文远星感到非常熟悉。

  而文远星忽略了一点。文远星刚从那被血染了的电梯厢里走出来,脚底下都是鲜红,一步一个红印,的确是ting吓人的,文远星没有见到,腰上还插着枪,经过那几个人的时候,竟然还把他们吓到了。那个翻译脸色有点变了,多望了文远星几眼。

  于是文远星听到那翻译用英语说:“杰特先生,文远星们一楼刚把地板油漆了,她是文远星们院长的女儿,经常跑来跑去,你也不要见怪……”

  哦呵!文远星变院长女儿了!文远星知道那翻译是为了打圆场,其实他心里也是抱着无数疑问和恐惧的。有谁不知道鲜血的颜色?再说文远星这一路带来的血腥味,跟油漆相差很远吧?

  那小撇胡子应该就是杰利,他疑惑着看着文远星。文远星正待往前走,在回头那一刹那却被两个人截住。郁闷,这不就是文远星刚截住的那两个吗?冤魂不散呐。

  日本人嘛,在老外面前是不会丢自己的面子的,只是一个劲儿地给文远星打圆场,还有一个白衣竟然把手搭在了文远星的肩上,文远星也很配合,给了杰利一个微笑。当杰利皱着眉消失在走道转角的那一刻,文远星迅速地扳住那白衣的手,把他翻到在地。好!完美的一个过肩摔,而且这人嘛,应该有75公斤左右,也不轻了。

  另一人空手向文远星打来,文远星用脚把他手格开,用手枪把他拍晕了。文远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在跳起来那一下子竟然就有他人那么高,也就有了拍他脑勺的下意识动作,而且拍的力气也不小,这是师父以前教的,这样拍的话一定不能心慈手软,否则绝对拍不晕人。

  才松了一口气,便听到楼下的警笛声阵阵传来。也不知道是哪个报个警,如果是来捉文远星们的话,那么一切就会完了,但如果跟咱们是同党,那还好办些。于是,心里便又忐忑不安起来。

  楼下有人用扩音器大喊:“楼上所有人员紧急疏散!……所有持有手枪的人马上放下枪支投降!——”

  ……

  还不是跟文远星有关啊?但是在文远星没有做到文远星的目的之前,文远星绝对不放下枪。

  于是文远星回到那条窄小的梯子入口。

  每一层楼在这么一个地方都会有一个入口,文远星决定去找找师父在哪,到了那几乎容不下身子的地方,汗水又哗哗地冒了出来,实在太热了,而且手臂已经不大抓得住那冰冷的梯子,有点软了吧。

  文远星一层一层地往下爬,也在仔细地听着每一层的动静。竟然意外地在第12层,听到了打斗的声音。

  轻轻地推开那扇小小的门。吃惊得看到有一个白衣也恰好想进来,他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也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文远星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那手枪把他鼻子给拍红了。在他捂鼻子的那一刻,文远星钻了出来,于是把他踢了进去。

  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抓得稳梯子,总之祝他好运吧。

  果真是师父在打人,庆幸的是他们没有枪支,其实文远星也没有真正见师父打过人,这一次倒是爽爽地看到了,以一敌九耶,那些战术都是他教文远星的。而且这一次可能还破了记录,如果加上刚才文远星碰上那一个,就已经敌十了。

  但是师父以前跟文远星讲过他有腰痛的毛病,多年来一直没好的。所以文远星也冲上去痛扁一顿。

  “师父,现在去哪?”文远星问,望着师父那已是通红的脸,一时不知所措。

  师父擦了擦脸上的汗,说:“一般这些地方似乎都是有个监控室的,文远星们找找在哪,如果有他们受贿赂的过程那就更好。”

  “这有监控室?”

  “你看吧,凡是走廊转角和房间里都有监视镜头,难道还没有监控室?”师父反问了文远星一句,才发现自己的观察力还差了些。

  可是心里又突然产生了疑问。

  “那文远星们刚才的行为,岂不是也留下了证据?”

  “文远星知道,你是怕要负法律责任对吗?不要怕!”师父微微一笑,把手搭在文远星肩上,说道:“只要文远星们能够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性还有内幕,或许还能够将功补过,现在退缩就只有惨败的可能。”

  那好!

  现在就只能孤注一掷了!

  第33话

  文远星算是知道了,做件正义一点的事情还真不容易,听了师父的话,文远星的心又开始忐忑不安,如果没有找到证据的话,文远星都不知道会怎样责备自己。因为毕竟现在文远星也是在法院里闹事,警察怎么也不会将就文远星们,拉去毙了?还是无期徒刑?……没关系啦,反正有师父陪文远星。

  不过如果能够把这次做得完胜,那就当然最好啦!

  “来,乘电梯上,找找监控室,一般这些内部的地方,都会在高层。”师父说,拉着文远星衣服就往电梯跑去。他跑步的速度很快的,所以文远星有点跟不上,他还看了文远星一眼给了文远星个信心的微笑。

  哗——电梯门打开了,咱俩走进去。刚才那尸体竟然已经不在了,而血迹还是斑斑点点地在地面点缀着,还有电梯厢壁上的一擦血痕,可怖得很。文远星皱了皱眉,望着那般血红。

  师父留意到了文远星的眼神,把手搭在文远星肩上,鼓励道:“没事的,那是油漆。不要让任何事物影响到文远星们的任务进展,OK?”于是他按了第15层的按扭。

  本来是该上去的,然而却感觉到了下楼的感觉。看了看显示,电梯果然在下去,看来有人在底下比文远星们先按了,如果是白衣……咱们在这么小的空间里,还不容易被他们一枪给X了?但是进来之后跟这么多白衣交过手,有一些也是没有枪的,也算是给文远星的一个安慰吧。起码不用走到哪都怕死。

  师父似乎也感觉到异常……怀疑着看了文远星一眼。

  文远星已经想好了,电梯门一开文远星就把那些东西往他脸上抹,也就是刚才文远星在一楼把那些白衣抹晕的那些玩意儿。

  听到“叮”的一声,文远星就行动。还没看是谁,那人就晕了,先是再次地佩服这些药的威力,然后才反应过来——那人不是白衣,而是这大楼里的工作人员,穿的也是白色西装,但是是个女孩,二十来岁吧,手里还抱着文件夹和资料。

  ……于是她就晕了,从开始到结束,应该还没反应过来呢。

  算了吧,没让她发现也是好事,否则就把底下那些条子(日本黑话,警察的意思)给引上来了。

  关上门,往上走,等到电梯门开了,是15层。

  看到前面有白衣就暴扁一顿,怎么扁的过程也省略了,总之就打得天昏地暗,文远星还是用文远星那些从地摊里淘的宝贝做武器,因为此时文远星已经很累了,上上下下都几层楼了,还要心惊胆战的,不被自己吓死就已经算是万幸。

  地上哀声一片……师父把最后一个人踩在脚下,利落地拍拍双手,对文远星示意,说:“你来审他吧。”

  OK!

  于是文远星蹲了下来,拽着他衣领——呃算了,不拽衣领了,人家都躺在地上了还拽衣领。于是文远星用日语问:“监控室在几楼?”

  那人也是守口如瓶,问了半天打死不说。不过这是人家的傲气,文远星也不能磨灭是么?但是文远星还是决定磨一磨,从裤兜里拿出一把军用刀,左手拿着,在他面前晃悠,问:“如果你告诉文远星,文远星就给右手你,如果你不告诉文远星,那就刀子伺候。”文远星这时右手上还有很多的迷药。

  那人瞪了文远星一眼,说:“怎么你不问别人偏要问文远星啊?文远星说出去,会被解雇的!”一番无奈的话,他眼神也变了,虽然文远星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他没有说出来之前文远星怎么舍得浪费文远星的药呢?

  他见文远星不说话,知道文远星在等着他的回答。

  于是叹了口气,说:“22。”

  走!到22层去,得知了信息,立刻就告诉了师父,而这果然也被师父猜对,没错,正在高层,而且是在最高层,刚看了看楼层路引,好象第22楼也是院长的办公室,法官也是在那的。

  好!到时间打BOSS了,打完了就胜利,打不死就Game-over,赌一赌吧,游戏就这样。没有完全的实力就看运气。

  第34话

  上楼本来打算走电梯,但是文远星也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文远星们本来走的是暗道,却要走电梯这样的光明正大的路,其实这样会更容易被人发现的。果然被人发现,两个白衣,他们一见咱们就吼了起来。

  这大楼的内部格局是圆的,文远星们带着他俩马拉松跑了几圈,比他们领先半圈的时候,趁机就溜入了密道里。说密道,其实就是那条梯子,其实文远星觉得师傅发现的这个地方是一个很好的通道,回去得给他颁个“最佳发现奖”才行。因为如果刚才不躲进来而继续跑下去的话,或许就会体力透支,真会被他们打死。

  哇,这个梯子真的haoshufu哦!虽然是热点,是窄点,是黑点,是恐怖了点,但是除了这些几乎就已经找不出其它的什么不好的了。

  这栋大楼是有22层的,沿着这梯子爬到顶楼就好了,但是没想到到了21楼就封顶了,才知道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和目标是不能直达滴~~没办法,只能先到21楼再走电梯上了。其实文远星发现这楼有个很怪的地方,就是没有楼梯,文远星们现在爬的是梯子不是楼梯,也不知道如果这里停电了或者是有些什么事故是不是要爬窗子。

  果然现在是要爬窗子,或许那些白衣知道了咱俩在用电梯窜上窜下,所以才把电梯关了,也就是说,把文远星们锁在楼上,不让下去的意思对吧?

  文远星们看到窗子就钻,看看哪一个窗子会更好地让文远星们可以爬到22楼。

  其实他们也很聪明,把文远星们锁在楼上,等警察和消防队的云梯联合出击,就可以把咱们拉走了,到时候电梯再正常供电的话,咱们也就拿不到想要的东西了。或许他们已经知道,文远星们要拿什么,毕竟刚才文远星给一个人抹了药,但如果他醒了的话,他会说的。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咱们已经到了21楼,想上去,只需要再爬一层就好了。

  但是郁闷的是这连根水管也找不到,连最危险的保障也没有。于是师父干脆就决定跳上去。他提出的时候,文远星也觉得有点吃惊。

  跳?!简单来说就是自杀。

  这有多高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又不是练轻功,再说如果练过轻功,一但恐高的话,脚一抖,接着就是完蛋了。到时候或许报纸的头条上就会出现“两人从21楼坠楼自杀,原因未知”的文字。

  文远星可不要这么多人看文远星笑话!成功在即了,一但走错就会全盘皆输。

  “傻孩子,在怕会输吗?”师父问,“刚才你还答应文远星要孤注一掷了呢,现在怎么又退缩了呢?”

  “可是这不是一般的高啊。”文远星说。

  师父朝底下看了看,说:“谁不知道这里高?但是以前在香港,还是有些孩子在24楼玩花式自行车的呢,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紫色头发的男孩?在楼层边缘,仍然自然地刹住车,脸色完全不变哦。”

  “那是他……”

  “他的第一次就是你这样子,知道吗?”师父说,“你如果能突破第一次,那么以后你也可以,你是否可以想象不用走楼梯就可以一下子跳到咱们道馆的三楼?”

  ……文远星无语。

  “那到时候你就可以直接跳到文远星办公室来找文远星啦。”师父傻笑,不过这个笑话的确是有点慢性发作,听了三四秒之后,才开始发笑,这是文远星进这大楼的第一抹笑容。

  于是还是忍不住问一句:“好,那怎么跳?”

  “文远星先上去,你试着上,上不了文远星拉你上。”师父说罢,于是探出窗户往上看去,耀眼的阳光让他不自主地闭住了双眼——几秒钟后,他说:“好,那文远星先上了。”

  文远星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但却见他平稳地站在窗台上,双脚一跃,也不怕撞到头,总之就灵巧地躲过21层的天花板,双手紧紧地攀住上面的窗台。

  好!漂亮的动作。

  师父在空手前后摆起双脚,借助力气想翻上去。

  ……22层……

  院长恐惧地望着窗台的那一双手,心里在暗叹:这些中国人,力量还真不可以小瞧呢,竟然,还是让他们爬上来了。

  于是,他缓缓地走向窗台,伸出双手……

  ……

  师父被上面那突然探出来的脑袋吓了一跳——他严肃的神情让人毛骨悚然,还有他那微微向下的嘴角,让人知道他现在心情并不好,但是他没有说一丝话,只是把手轻轻地放在师父那紧紧绷紧的手臂。

  师父的脸色慌了慌,但是还是很快地恢复了平静。他是在想,要从容地面对死亡对吗?反正他是这么告诉文远星的。因为那院长也不给好脸色看,但是师父也是从小被吓大的,那院长瞪他,他便也赠予他更狠的眼神——干嘛?欺负文远星单眼皮啊?这是标准的单眼皮曲线哦,让你看清楚!瞧你那皱纹巴巴的脸,就像一条沙皮狗。

  他们就那样对峙着,院长或许是想不出手,让师父自己掉下去——他觉得这样更好玩吗?师父的手已经渐渐地渗出了汗水,在向外滑,而且手臂也渐渐麻木起来,虽然他的手臂力量本来就是不错的,但是你是否能够忍受被吊在半空的感觉?

  “师父!千万别掉下去了!”说完,文远星就跳了起来,其实文远星动作很笨的,只能当他是绳子这样爬上去,文远星看到师父的汗水,还有他咬紧牙关的样子……辛苦你了,文远星的好师父。

  文远星终于爬到22楼,见那院长吃惊的样子也没多说话,首先就用miyao抹了他一脸。两秒钟时间他就晕了,文远星就回去拉师父上来。其实师父还是蛮重的,今天他才算是告诉文远星他的真实体重。

  十牛三虎之力——咬着牙关总算把他给拉上来了。其实文远星最猛也只能拉50公斤的东西,这一次竟然还加了十几公斤,哈哈,又打破了自己的记录了,回去得好好再缠着师父要奖励。但文远星打死也不再要像这一次这么恐怖的奖励了。

  把气给喘顺了,文远星们才去找监控室。本来以为文远星会日语是文远星先看到的,没想到师父的眼睛比文远星要尖一些,看到了“管制室”这三个日语版中文(不过怎么说这都是中文呃,只是在日本这是“监控”的意思而已)。师父竟然看得懂,也不管这层楼有没有人,先冲上去打开了门。

  第35话

  监控室一片黑,打开灯去摸索电脑。这个室子很大,某个方向全放满了电视机,整面墙都被电视给填充了,这或许就是监控时用的投影吧。主控电脑已经关了,师父去开却怎么也开不了,文远星检查了电线啊插头之类的东西,突然发现某条电线已经被人剪了。文远星真的彻底无语了,还是来晚了一步,证据还是被销毁了吗?

  等死吧,警察很快就杀上来了。

  “不呢!还没到绝望的时候!”师父突然叫了起来,“你看!”朝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一个人正穿着溜冰鞋在窗户准备下去,左手拿着一部数码相机,右手抓紧的是一条紧急逃生用的钢丝,拍电视剧特技吊钢丝用的也是这些。而那人正是那个法官。

  他向后看了看,其实他早就发现了他们,但是他还挑衅着一笑,说道:“来啊!证据在文远星这,有本事拿到了就算你们。”

  这会儿文远星还真想骂人了。那家伙直接把证据销毁了多彻底,竟然还跟文远星们玩最后一场。可文远星怎么也不觉得他那东西是真的证据,一般玩这些,往往都会给自己一份最后的保险不是么?难道他真的有把握他可以带走证据吗?

  “师父,你去追,文远星恐高,文远星就不信这电脑开不了。”文远星便开始捣弄这电脑,但是电线也让人给剪了呢。其实呢,文远星说文远星恐高这也是个借口而已……只是不相信那证据的真实性。

  追人嘛,要的是速度,师父平时也相信文远星的,他也没多管,点了点头便朝窗台冲了过去,从窗台下捡起一摞钢丝,在窗台上系好,右手拉着钢丝就往楼下跑去。沿着墙跑,还是第一次听说,可惜文远星没见到,文远星还在捣弄这电脑,一会儿,文远星的额上又沁满了汗水。

  这电线是电插排的大电线,那家伙或许还是走得匆忙一些,竟然忽略了这个细节,文远星把主机和屏幕的插头插在插座里,便开了机,墙上那些电视竟然也亮了起来——文远星是被吓了一跳(其实文远星发觉文远星自己很容易被吓到),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层楼都被警察封锁了要道,还有一些警察已经在搜人了,他们或许以为文远星们不会爬到22层来,所以这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文远星清楚这些电脑,因为录象都是重要的东西,如果放在回收站里一般10至15天才会被系统清除掉,那家伙也没有删除文件了,文远星在这乱七八糟的文件夹里找了N久,终于找到了一个片段,而这也是文远星想要的!

  一人递了一叠纸钞给那法官,而那法官竟然犹豫着接过了!

  没错!就是这个!

  于是文远星毫不犹豫地把手机接到电脑里,打算把这段录象存到文远星手机里带走,但没想到文远星手机的内存还是蛮小的,所以在这电脑把这片段无用的地方剪掉节省一些内存,也浪费了一点时间。

  不知不觉竟然就是一个小时,文远星已经听到条子爬上楼来的声音,也顾不得关机了,反正这电脑也不是文远星的,有这么好的习惯也是枉然。于是文远星把手机紧紧地握在手上,系好钢丝,朝楼下跑去,身后是一片追逐的警察……

  第36话

  突然觉得有一个人给落在这楼里了,而这人就是文远星外公。他一开始跟文远星们一起玩闯关,然而关闯完了,人却不知道哪儿去了。不过刚才文远星和师父跑遍整栋大楼,应该能够碰见才对。

  文远星沿着墙跑下去,手里拉着一条蛮粗的钢丝,其实文远星也很怕有一脚会踩空,因为现在文远星并不是顺着地心引力在跑步。后面应该追着有两三个条子吧,其他的应该跑楼下接文远星去了,想起以前那段打机(打网络游戏)的日子,天天去杀海皇,被那些家伙追着跑,或许就是这样子吧?只不过这是现代都市版,还有轻功上阵。

  于是文远星放慢了脚步,反正后面那几个条子离文远星还有一大截,文远星可以顺着楼层的窗户,看看有没有外公的影子,虽然说这是不大可能的,因为外公可能会在窗户看进去刚好看不见的地方……或者说……不过一点点的几率文远星也不能放过,否则文远星回去该怎么向外婆交代啊?其实外公也是个蛮和蔼的人,如果……·#¥算了,不说!现在这情况下,文远星怎么能够想些这么不吉利的事?

  或许是文远星这想法打动了上天吧——真的,文远星看到了浅蓝的和服,轻轻挨在墙边。八层!这里是八层!在文远星与这楼层擦过的一刹那,文远星的心算是落下了一块大石,但却又重新悬了起来,如果外公受了伤……喂,怎么又在想这些东西?!不想了。

  当文远星双脚落地的那一刻,先是一阵疼痛,穿到骨子里的疼……可是却没有多理会,扔掉手里的钢丝,就向前跑去。警察一大片,黑压压的恐怖,文远星心里在恐惧着,也不知道师父能够平安离开这里没有,但是看到这里附近没有太大的风浪,心里想着应该是离开了。

  听外婆说,松田家人在日本可是颇有名气的,毕竟祖宗是抗黑船滴,嘿嘿~~所以文远星也不想,朝那堆警察喊了起来,说:“松田的长谷川现在在八层!好象受了伤,快点派人去看看!”

  因为嘛,文远星这个年龄对于他们来讲还只是小鬼,所以他们回应文远星的也只是讽刺、怀疑的眼神。一个条子问话:“真的?你怎么认识长谷川先生?”他鼻子下边儿长着两撇小胡,看起来倒也是革命片里的经典,但是眼睛却出奇的大,反正整个人看起来就怪怪的。

  拜托耶条条大人……文远星是他孙女好不好?但是如果这时候说文远星是松田一家的话,文远星或许会先被扇两巴掌,然后带走。也不管是不是问非所答,文远星掏出文远星的手机,递给那家伙,说:“这是刚才文远星在这上面拿到的证据,可以证明法官在对德川食品的审判中受了贿赂,这是全过程,文远星在弄证据你们倒还追文远星,累不累啊?”文远星的手机,现在成了焦点,似乎所有的眼睛都在这一刻落在这上面,也不知道它会害羞不……

  一个条子走了出来,把文远星手机接过,他长着一对修长的双眼,脸嘛,也是超级光滑的那种,文远星突然觉得这人有点像李俊基。

  文远星得意地说道:“在多媒体的录象文件夹那,自己找,看完再说话。”

  “李俊基”先是怀疑地瞟了文远星一眼(发觉这里的条子都爱这么瞟人,不知道是文远星自己本来就ting愤怒的直觉,还是本来就是事实,反正他们就总这么瞟文远星~~),然后在文远星手机上按了几下,接着就是时间静止。文远星的手机魅力还不错,吸引了好几双眼睛,而且那几双眼睛的眉头还慢慢皱了起来……

  有一点点风划过文远星的脸颊,一丝清爽,一丝凉;成败在此一举对吧?那些条子信不信文远星就看文远星的手机了!不过它也没亏待文远星,文远星终于听到那“李俊基”说:“上八层!长谷川先生或许真的在上面!”他的手指指着高高的楼层,一群兵则冲进大楼。

  ……

  呼~~

  第37话

  法官离开法院的时候还穿着审判时穿的衣服,出去的时候刚好碰到一辆出租车,于是就坐那出租车走了。

  “去哪?”

  “随便,走远点就行!”

  那司机一阵郁闷,于是就开车了。

  高胜寒见那法官进了出租,匆匆忙忙地截到一辆摩托车,司机问话,他没听懂,这是日本,韦安然和喻户晓在的话还可以做做翻译,有文字的话还可以挑中国文字看,但是现在这是口语,自己一个人当然不通啦!

  高胜寒心里急得很,指了指前面那部出租车,那司机便明白了。要追人对吧?这行文远星干得多,虽然本来不是开车的,但是出来买些菜回家煮饭,经常碰到要追人这玩意儿,而且还可以顺便捞点钱。

  那摩托车还开得ting快的,但是还是在一个交通灯前猛刹了车,高胜寒一头撞到那开车的身上,很想说他几句“小心点”之类的话,可惜语言不通,郁闷,就是这样子啦!

  那法官打的出租已经差不多消失在视线里了,望着他们远远地向前直走……开车的一见追丢了人,倒比高胜寒还要着急,见左右两道没有车走,也不管是不是红灯,突然踩足了马力,又朝前冲去。

  哇!这一下把高胜寒给吓得够呛的,差点没掉下去,这油门踩之前也不给些预告……随即,风便“呼呼”地灌入他的耳朵。

  ……

  出租车内。

  法官有点怀疑地望着倒后镜,问司机:“怎么后面总有一辆摩托车跟着?”

  “啊?同是一条路的喽,很正常的!”司机笑了笑,看作平常。

  “那……”法官迟疑了一下,“在新世广场停。”

  “好!”司机回答。

  ……

  在新世广场那辆出租车打开了门,便看见一个人匆匆地消失在人群中,脚底下还踩着一双溜冰鞋,就跟飞一样,以前肯定练过,转弯、刹车,等等动作运用自如,巧妙地躲过繁密的人,倒也不减速度。

  高胜寒摘了头盔,下了车,便朝人群里冲去。听到身后有一个人喊:“没给钱啊……”反正高胜寒也听不懂,管他呢。

  在新世广场这有一座超大的Shopping,下面六层卖东西,上面10层是住宅,其实说起来也是蛮高的,其实在日本也很少有这么高的楼层,所以这间Shopping是十分显眼的,人也多,也是个商业中心。

  高胜寒看到他溜进商场大门,之后就不见了。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在丽水完全见不到这么多的人,当然了,札幌是北海道的首府,人能不多吗?于是他也冲了进去,向人群扫视几眼。

  法官飞地冲进人群,就像一块石头栽入大海,泛起一点波澜,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高胜寒这时候才想到用英语问一下……于是便开始问“Canyoujustseeapersonwearingshoestoskating”之类的话,而且相信这些大都市大多数人都是能够听得懂英语的,于是终于问到一个小伙子他告诉高胜寒那家伙刚才上楼去了,那小伙也ting帅的,是这商店的服务生。高胜寒say了thanks之后便朝楼上冲去。哈哈,只要这小子在楼上,他就没有下来的机会,只要他不下来,就准能够找到他,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人有点多呵,找到什么时候去啊?

  高胜寒挠挠后脑勺,硬着头皮走进人群。

  第38话

  二层。

  一上楼高胜寒就问着一个服务生,他的岗位应该就是站在这儿,面对着电动梯,他应该能够看到那个“穿溜冰鞋的person”的。Say了Hello,高胜寒问的又是那个问题。这个服务生脸上倒没刚才那小伙的笑容,一脸死板,若不是问人的话,高胜寒还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那服务生不说话,指指楼上。

  高胜寒望了望三楼……哇,这人到底想跑去哪里啊?……这次高胜寒没有说Thanks了,直接朝三楼冲去,脸上已挂满了疲惫。于是又突然听到后面的服务生补了一句,“Heisonthethirdfloornow,didn'tgoup(他现在在三楼,没有往上走)。”

  高胜寒回头,给了那服务生一个笑容,说:“Thankyou!”于是便朝三楼冲去,心里怀着打劫银行的那种豪志,但是绕着这楼层溜了好几圈都没有看到那“穿着溜冰鞋的person”,于是便开始怀疑那人的话……如果说他跟法官联合起来骗文远星,告诉文远星在三楼,实际他人却在四楼的话~~切!这世界还是好人多,为什么偏偏要不相信人呢?这三楼嘛,是卖衣服的,是不是有些地方可以藏身?

  ……

  三分钟前。

  一个穿着溜冰鞋的人灵巧地在众多衣物货架中穿梭,拿起一件灰色的西装之后,便滑进了试衣间。

  ……

  高胜寒还是围着这层楼绕了很久,突然看到一个人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嘿嘿,那家伙这么大个人总不能藏在衣服底下吧?除了试衣间,还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好藏呢?

  于是他便再绕着这层楼走了几圈……

  一个服务小姐走上前来,用日语问:“先生,你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

  英语:“文远星找一个人。”

  英语回答:“什么人?”

  英语:“穿着溜冰鞋的,有没有看见?”

  继续是英语:“刚才有个人进了试衣间,很久也不出来,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高胜寒的眼里放了光,连连点头,说:“那谢谢了!”

  那服务小姐准备打开门,里面却冲出来一个人,没穿所谓的“溜冰鞋”,但正是那法官。高胜寒一见是他,心里一乐,喊了声“小子站住”,说的是中文,估计也没人听懂。

  可那小子怎么会听他的呢?一个劲儿地跑。高胜寒的体力本来是很不错滴,但是刚才已经在法院折腾了那么一大通,估计已经剩下不多了,于是这追起来有点吃力。法官到了五楼,见无处可逃,便窜出窗子爬起水管来。他倒也不往下爬,反而朝楼上爬去。

  高胜寒当然是紧追!

  但这途中最怕的就是水管不结实,万一的话,那……但是还好,这水管看起来质量还不错,起码没有生锈,一定是有人来定期检查的。可爬水管也不是一件容易事,高胜寒现在唯一想要的东西就是蜘蛛侠来搬他上去。

  ~~

  楼下,高胜寒的徒弟——文远星!带着一群条子到了。

  眼看着师父沿墙爬那么老高还真有点担心,虽然看不清哪个是他,但是文远星却知道那两个小得像蚂蚁的人现在的体力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

  这里是十七层,也就是楼顶,似乎还蛮大,但是却被一些人家晾的衣服给缩小了直觉面积。

  高胜寒的手从额上一抹而过,接着手就shi了。

  呵呵,终于还是追到了!

  第39话

  你输了!你跑不掉的。”高胜寒轻轻地说了一句,英语。

  而法官也看出了高胜寒的体力不支,也没有把话放在心上,淡淡地笑了一句,说:“呵呵!文远星还有最后一手,看你先输,还是文远星先输,如何?”于是他缓缓地从衣服里掏出一把手枪,继续说道:“松田一家的客人,论你拳脚再快,也快不过文远星的枪支对吧?”

  嗯?

  你咋知道文远星是松田一家的客人?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算是客人啦,他们家孙女是文远星徒弟耶,文远星跟他们的老一辈都同排站了!

  ……高胜寒无语。是啊,怎么能够快得过枪?可是,又为什么不能?你说不能就不能吗?

  拼一拼吧,高胜寒鼓足了气,说话:“是吗,但你一把枪,能够快得过那么多警察的枪吗?文远星只要你手上的数码相机,给文远星,可以让松田家老先生给法院说说减轻你一点刑罚的。”

  “哦?”法官挑衅地望了高胜寒,时间停顿了两三秒,他扔给高胜寒一把枪,说:“公公平平比一场怎么样?”

  高胜寒接住手枪,却又扔向身后,冷冷地回答一句,说:“文远星对这些生死游戏没有兴趣。”

  这也让法官吃了一惊,说:“那你想怎么样?不比的话,你却没有机会杀了文远星,拿到证据,知道吗?”

  “为什么偏要杀了你才能拿到证据?”高胜寒不耐烦地问了一句,“难道你觉得拿生命当赌注很好玩吗?你想想你为什么要接受贿赂?樱井木云莫名其妙死了,就是因为一个雪糕,而德川在之前也有很多食品不合格的例子,而你呢?怎么处理的?那不是你的生命你当然不会痛惜,你痛惜的只是那些肮脏的钱……”

  “住口!”法官吼了起来。

  “难道你认为生命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吗?”高胜寒也吼,反正练过跆拳道嗓门也大,吼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恐怖,估计楼底下都听到了吧?

  法官震了震。

  “每一个人从出生到现在经历过多少?如果随随便便就可以把自己丢掉,想想你的父母吧,如果你还爱他们的话。想想人家的父母吧,想想你将来的孩子吧!”高胜寒说,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在这一刻可以把English说得这么流畅。

  法官无语,却又突然抬起头来,手指已经轻轻放在扳机上,一举枪,高胜寒随时就会倒下。

  高胜寒知道他现在很愤怒,这就是传说中的恼羞成怒吧?但是此刻高胜寒都已经豁出去了,还怕他的枪作什么?再说手枪又不是冲锋枪,总不至于在身上打出好几个窟窿的。所以高胜寒已经给自己打足勇气,好好地说一通。

  “怎么样?自首吧?”高胜寒问。

  “不可能!”随着一声怒吼还有枪响,随即高胜寒便跪倒在地上,白色的裤子被染得鲜红。一阵疼痛钻入他的大腿,但两三秒后,他却又站了起来,望着法官,不说话。

  裤子渐渐渗出血来,滴在地上,异常的恐怖。法官也不相信高胜寒能够有这份毅力,中了枪还咬着牙要站起来,不屈不挠,不在他人面前低头。

  高胜寒说:“这就是生命,顽强的,知道吗?文远星不会在地上等待他人来救援,要站起来面对所有,你也一样。”

  40话

  也不知道法官有没有心软,总之就是望着高胜寒在等时间流走,当然随着流走的还有高胜寒的血液,和生命。

  法官走上前,把高胜寒推到墙边,死死地按住,如一只咆哮的狮子,满脸只写着三个字:去死吧。

  高胜寒也只是淡笑,淡笑……

  “你为什么要给文远星讲这些?文远星不爱听。”法官说。或许他觉得他已经走到难以在回头的绝路了吧?所以也不管什么生和死,总之错了,似乎世界就不会原谅他。

  高胜寒更是淡笑,淡笑……他紧紧抓住法官的手臂,不说话,风一吹过,法官感觉到他的双手已有一丝冰凉,而法官更不知道,他的鞋子也被染得鲜红,这就是罪恶的证据。一生也逃脱不了。

  ……

  警察涌了上来,终于爬上17层楼梯,气也没喘过来,就冲着法官喊:“放人!你,你……被捕了!”

  法官的心是空了一下。

  喻户晓在那一刻,在警察之中探出了脑袋,看见眼见这一幕,脸色全白,尖叫了一声“师父”,而高胜寒也没给她回应,挂在脸上的只是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法官顿时得意了,也不惧怕任何,知道这正是松田一家的孙女,或许也算是抓住了把柄,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不是想要证据吗?给你们好了!”于是把手里的数码相机扬了扬,朝楼下扔去,接着扯着高胜寒,说:“你就下去找你的证据好了!”于是扶手上划出一道血痕。

  喻户晓疯了一样地冲向扶手,往楼下望去,但只是看到外墙晾着很多衣衫,根本看不到什么。这时候,她已经叫不出来了,喉咙似乎被扼住,便僵在那里——因为背后有把手枪,正抵着自己。

  “想让她一起去找证据吗?”法官问。疯了一样的话。

  ……

  高胜寒终于抓住了一层楼的阳台扶手,但手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力气……可却依然用仅有的力气抓住,只是希望在自己的生命多争取几秒。

  两个人在大厅里吃水果,正聊着些事,却突然看见阳台上出现了一只血手——安倍隼人刚才恐惧地看到一个血影从上面掉了下来,接着阳台上则悬挂着恐怖的一幕。他跟坐在屋子里谈合同的韦安然对视一眼,两人匆忙奔到了阳台。

  “高胜寒!”韦安然蓦然一惊,说不出话。两人把高胜寒拉上来,他已是晕却过去。韦安然恐惧地望着他那无力的手臂——冲向阳台,朝楼下大喊:“有医生吗?请问有医生吗!——”

  “韦先生。”安倍隼人说道:“他说……有个证据落在13层的民居阳台。”

  韦安然回头,双眉颦蹙,急促地说道:“好,那文远星上去取,麻烦您找个医生,他是文远星师弟!”

  是啊,流了这么多血,或许已经有生命危险了吧?虽然说安倍隼人跟高胜寒本来完全不认识,但是心里也莫名地有了一种担心,拿起电话,则拨打了急救电话。

  ——这是安倍隼人的家,他是日本空协的八段师范,跟韦安然本来是在谈一些团体合作上的事。但却没有人想到发生了这么难以想象的一幕,可是也算是高胜寒运气好,万一这家子没人……

  昏昏沉沉地,高胜寒则睡了过去。

  结局了
    亿万先生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亿万先生!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
武松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