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

  1. 首页
  2. 书库
  3. 充值
  4. 包月
  5. VIP作品
  6. 排行榜
  7. 手机小说
  8. 作家专区
  9. 美图
  10. 论坛
  11. 摇摇奖
  12. 帮助
  13. 举报

我要当好人 二百三十七章 潜在腹黑

小说:我要当好人  作者:周艺文  回目录  举报
  “救命啊!”

  一声惨叫惊醒了丽,吓着了胡小洪。姚清言没有睡,自然听见了。

  “那不是那假和尚的声音吗?”胡小洪问。

  “救命啊!!”

  本来还算清晰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而且越来越远。原来那假和尚太过紧张,一口气从一楼往四楼跑了。

  这还没完,另一qun人也来了。

  “快看,那里有灯光。”

  “快!”

  此时这qun人就和飞蛾一样,那里有光就往那里跑。

  跑到房间面前,众人惊讶的张开zui,说不出话来,这三个人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姚清言卧在沙发上。胡小洪靠着沙发椅,翘着二郎腿随意摆动,丽则坐在chuang边,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门外。

  房间里贴满了黄符,在节能灯的照耀下,发出微黄的光。

  “你们想干嘛?”胡小洪不客气道,“这里不欢迎你们,赶紧滚。”

  先前这些人的态度让胡小洪很恼火,没必要对他们客客气气的。

  “算了。”姚清言明白胡小洪的本意,“进来吧,外面不安全。”

  一qun人毫不客气的鱼贯而入。

  可是来的,只有十七个人。去掉假和尚,已经有三个人“脱离”队伍。

  进来后,这qun人陷入沉默,相熟的人靠在一起,本来还算宽大的房间,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但姚清言、胡小洪、丽三人独占一席,没人敢挤。

  “我记得除了那假和尚,还有三个人,他们怎么了?”姚清言数了一下人数发现不对劲。

  一阵沉默过后,终于有人开口了,“他们被杀了。”

  “哼,活该。”胡小洪露出冷笑。

  “行了,都发生了说也没用。”姚清言心里自然不会同情那些人,“那石头只能用三次,三次后就没用了。所以我才会这么痛快的给他,看样子三次用完了。是不是很意外?”

  “你明明知道只能用三次为什么不说?”有人不知道为什么,还有愤怒的情绪。

  “那和尚不是说是他的吗?那他应该知道只能用三次吧?”姚清言呵呵一笑。

  “一qun傻逼。”胡小洪嘲讽了一句。

  “救命啊!!!”

  奇迹发生了,假和尚用一分不到的时间,从一楼跑到四楼,穿过走廊,从四楼跑到了二楼。似乎是发现了一个房间亮着灯,拼命的跑了过来。

  听到脚步声,胡小洪立马站了起来,似乎要去门口拦截。

  果然,假和尚就是奔这里来的。

  胡小洪堵在门口。很快,那和尚就想冲进房间,谁料胡小洪早有准备,一个推手把和尚推了出去。

  “快让我进去,你个杂种!”

  “呵,就不让你进你想怎么样?”胡小洪道。

  身后的鬼影渐渐逼近,和尚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直接想要硬闯。

  胡小洪继续推出去。

  “老胡,算了。”姚清言知道,再这样下去这假和尚肯定会挂,虽然不是胡小洪亲自动手,但也是他一人间接害死,姚清言怕他留下什么yin影,或者这件事会让他产生别的影响。

  胡小洪“啊”了一声,咋舌后不甘心的后退了一步。

  假和尚惊喜万分,正想跳进房间,谁料一个男生猛的站了起来,发出撕裂的吼声,一脚把和尚踹了出去。

  姚清言不知道,那人正是女朋友被假和尚叫去按摩的。

  这一脚直接把假和尚踢在墙上,注定了他的结局。

  鬼影扑在他身上,一阵不可描述的场景后,假和尚发着“呃……”的长低音,恨恨的看着那男生,软了下来。

  姚清言看见,那和尚冒出一股含恨的怨气,要冲进房间,被那符咒挡了下来。但即便这样,怨魂也不肯离去,便徘徊在门口,不离开了。

  这人估计要倒霉,姚清言也没办法。

  看了一眼外面,那模糊仿佛打了马赛克的和尚瞪着双眼,然后又撇一眼男生,语气冰冷道,“我认为各位是想活着到明天的。看到这些符没有?这些符上面的字,是我和老胡用血写的。但这些符耐久度不高,关凭这些还不够撑到明天早上。现在你们来了…”

  姚清言拿起旁边的石刀,“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权当献血吧。”

  “这么不卫生的东西,不怕感染病吗?”有人问。

  “可以啊,大不了大家一起死嘛。”姚清言摊开手,“这些符最多用到四点。你们自己好好考虑。”

  “我来。”刚才“失心疯”的男生拿起刀。

  “割小口就好。”姚清言没有阻止,将洗过的玻璃杯推了过去。

  男生颤抖的握着刀柄,往手臂靠去,就他现在这个样子,一割肯定血流如注。

  姚清言叹了口气,“手shen过来,我帮你割。”

  男生忍不住闭上眼,有些害怕疼痛。

  “好了,睁开眼吧。”姚清言将杯子递给对方,“接好半杯给我,卫生间里有毛巾。”

  “哦,哦。”

  “我…我也可以献血。”又一个男生站了起来。

  “我也可以。”一名女生举起手。

  “女生就不必了。”姚清言将黄纸摆开,“挤好就给我,女生稍后负责把符粘好。今天晚上还想睡的打个招呼,实在困自己安排。不能让符断了,也不能浪费。明白?”

  “如何看符快没作用了呢?”有人问。

  “每一次冲击都会让符上面的字变淡,只要到了字已经模糊不清的时候,立刻补回去。我把符给你们保管,今天晚上,你们女生的任务才是最辛苦的。”姚清言接过一个玻璃杯,用毛笔沾了一点,开始批量生产。

  才过了半小时,那鬼魂就来了。不负众望,纸符很好的抵挡住了鬼魂的冲击,只是冲击一次,那些符就立马必须换了。

  姚清言躺在沙发上,黄纸已经全部用光,一共两百多张,不浪费的话,通过今天晚上绰绰有余。

  背后突然shen.出两只手,姚清言眉头微皱,下意识直接拍开。

  “啊!”

  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一位女生。

  “干什么?”

  “我……想你可能累了,帮你按下摩”

  “不用。”姚清言没有抱歉的意思,“你们注意门口就好。”

  说完,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按摩姚清言当然喜欢,但这时候,谁还喜欢按摩呢?作死吗?

  半小时后,鬼影又来了。

  姚清言看上去是睡着了,其实一直在观察外面。符一直很好的被女生们延续着,一qun人煎熬到四点。天的远方已经露出一点肚白。

  符还有五十多张,姚清言内心算是稳住,只要到了五点,一切就结束了。

  或许鬼影也知道再过半小时自己就没机会了,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对着门使劲的冲撞。

  这次,符上的字ròu眼可见的淡去,因为撞击的太过凶猛,女生们一时不敢去换新符。

  然而眼看字就要没了,鬼影还不离开,一直发出尖叫,然后使劲的撞击。有几个已经急得快哭出来。

  不到半分钟,所有人都惊醒了,有些心惊ròu跳的看着门外。

  “符给我。”姚清言翻过沙发,二话不说拿过符,往门口走去。

  一手拿着胶布,一手拿着符。

  因为撞击的太厉害,一下又一下凹进来的防护罩显得格外脆弱,姚清言刚走到门口,鬼影已经准备好冲撞。

  鬼影往自己的左边袭来,姚清言静静的往右一闪,顺势把符贴上去。

  接着往右而来,靠左顺势贴符。

  无可奈何,鬼影往中路直击。姚清言也只好退了一步,在反弹回去的一瞬间贴好。

  在外人看来,飘逸的动作,淡定的表情。无不令人惊叹。

  但那鬼影的力度越来越大,一分钟不到,就要换一张新的上去。姚清言手中的符越来越少,五十张一瞬间变少,眼看即将见底。姚清言再也没办法维持镇定。

  “糟糕了。”看着手中仅剩的十几张符。现在连四点半都不到,自己拿什么继续玩?

  脸上露出一丝窘迫,而外面的鬼影立马知道了姚清言此时的处境,发出尖利的yin笑,在屋外跳动起来。

  看对方如此得意,姚清言冷漠的抬起手,居然竖起一根中指。

  虽然不知道姚清言此举何意,但鬼魂立刻感觉到了侮辱,比方才更加恣意,使劲冲撞门口起来。

  ……

  这不纯粹作死吗?

  姚清言有些懊恼的收回中指,但并不后悔。

  “怎么办?”背后的众人见姚清言手中的符渐渐少去,眼看快要阻拦不住鬼影,不禁相互抓起手,心脏快跳出来了。

  事到如今,还有一个手段可以使用。

  姚清言收起手上的符,从衣服内袋中拿出久藏的褐黄纸,在自己手上划了一刀,拍在纸上。

  “请神符。”

  “何人唤吾?”

  在寒雾之中,一位双目如电,气势刚正的古装汉子飘在空中。

  那人一身黑袍,出现的更是莫名其妙,把身后的一qun人着实吓得不轻。

  姚清言看着对方,却一时不知道对方是哪路神仙。

  黑袍、双目如电,又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晚辈姚清言,见过大人,不知大人可是地府判官?”

  “然也。”

  那就不错了,姚清言再拜,“是晚辈有请,劳烦陆之道大人。”

  “没想到阳间居然有人认得我。小子算得有心之人,何事唤吾?”

  “只因门外恶灵,求陆大人庇佑。”

  “门外并非恶灵,而是冤魂。”陆之道撇了一眼道,“小子既然认得吾,应该知道察查司的内务。”

  “晚辈明白,但其有害人之意,且伤无辜之人,善恶已分,当有一罪。”姚清言立刻想好措辞。

  “如你所言,但尔等之中,亦有害人之人。”陆之道问道,“该如何处之?”

  姚清言明白对方指谁,也没办法强行开脱,毕竟那一脚确实间接害死了和尚。

  “晚辈无话可说。”姚清言低下头,自己当时完全有能力阻拦,一是考虑到会暴露自己的能力,二是内心中隐藏的腹黑也在阻拦,才没有做。

  “人无完人,吾不会怪你。”陆之道摆摆手,“明白了,吾会帮你度过今晚,不过善恶有报,有些人终究要得报应,吾劝你不要多做他事。”

  “记住了。”姚清言点头。

  白雾一闪,门外的鬼影消失不见。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恢复平静。

  “老姚!刚才那是什么?”胡小洪目瞪口呆,刚才那副场景,比见了鬼还奇。

  “请神。”姚清言道,“可惜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加上手中这些仅有的符,到天亮没有问题。”

  “哇塞,你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胡小洪用崇拜的语气道,“还有,刚才你那什么?对话,哪里学的这么文邹邹?那个人又是谁?”

  “你的问题太多了。”姚清言将符重新贴好,“知道这些东西于你没有好处。”

  “还卖关子?”胡小洪撇zui。

  天终于悄悄亮了,看起来陆大人比自己想象中更耐久一点。

  虽然这里没有公鸡打鸣,但姚清言的直觉更加准确。

  “老胡,这张符握好,可以走了。”姚清言将一张黄符拍在胡小洪身上,同时对丽点点头,把黄符递给了她。

  “我们呢?”背后的人不安道。

  姚清言沉默了一会,然后默默把剩下所有的符放在桌上;“剩下的符,不够所有人一人一张,但两人一张一样有效果,我不希望有人为此争吵。”

  “老姚,你自己呢?”胡小洪问。

  “我不用。”姚清言率先走到门口,静静一人往前。

  虽然屋内依旧清冷,但寒意已经少了几分。那假和尚并没有血ròu模糊,只是全身干瘪,仿佛是块ròu干。

  一楼地上有几处被铁块重砸的痕迹,原来昨天砸的门,其实是地面。

  姚清言推开眼前的玻璃门,像是了结了一切。

  而玻璃门打开的瞬间,身后的人发出一阵欢呼,宛如逃亡成功的幸存者,一个个飞奔出去。

  等所有人离开,姚清言突然想回过头看一下。

  而回头的瞬间,大厅中央赫然站立着那道红影,静静的漂浮着,

  四目相对,姚清言突然想起很久之前做的一个噩梦,露出一丝恍然,离开了这里。

  ……

  “恭喜你们出来了。”

  门口,十个大汉围着一张桌子,正中央站着一位管家模样的人。桌子上摆满了保险箱,里面大概是所有人都喜欢的东西。

  性格比较暴躁的男生冲了上去,昨天晚上的恐惧变成愤怒,现在只想狠狠的打这个人。

  大汉像抓小鸡一样把男生抓了起来,然后扔在地上。

  这么厉害啊。

  姚清言等人停下脚步。

  管家打开保险箱,里面果然是红红的一片。

  “我们信守沉诺,一人可以领走五千。”

  这种冒着生命危险的才得到的五千,非常不值得,但毕竟已经过去了,总不能和钱过不去。

  每个人理所当然的拿走五千,姚清言也不会放弃。

  等姚清言过去拿得时候,管家却shen手阻拦了。

  姚清言微微一顿,皱眉看着对方。

  “你应该拿那一边的。”管家道。

  往旁边看去,那里保险箱一字排开,红红的一片,至少是六位数。

  摇摇头,姚清言还是shen手拿起五千的份,“抱歉,我并没有解决屋里的事情,那些钱与我无缘。”

  “我们家主人有请,不知道这位先生愿不愿意去?”

  “我怕是帮不上什么忙。”姚清言摇头道,“还是算了。”

  “即便如此,老爷还是想请你过去。就算没有真正解决问题,老爷也可以帮你支助一下那位在杭的病人。”

  姚清言突然狠狠的转头盯了过去,“你们什么意思?”

  “请。”管家挂着笑容,绅士的鞠躬道。

  “老姚?”胡小洪见他们聊了这么久,疑惑的叫了一声。

  “你们先回家吧。”姚清言道,“我还有些事情。”

  “额…。”胡小洪感觉气氛不对,但姚清言不像是开玩笑,点头道,“回到家打个电话。”

  “嗯,我知道了。”

  保镖们收起保险箱,管家率先走到前方带起路来。

  “那这边请。”

  往别墅深处走,还有一座由木材盖起来的三层别墅。

  木材采用的是上好的香樟,走进门内,脚下踩的,还是羊绒毛毯。

  “请换一下鞋子。”管家道。

  看姚清言换好鞋子,管家微微一笑,“主人在二楼,先生自己上去吧。”

  通往二楼的楼梯也设计了一翻,圆形环绕直上。姚清言走上二楼,一位穿着睡衣的中年人躺在毛绒沙发里,似乎在休息。

  姚清言敲了一下墙壁,示意自己来了。

  中年人睁开眼回头笑道,“来了?请坐。”

  对方似乎有不允许反对的气场,姚清言下意识就在对面坐了下来。

  “来,先尝尝这AbsolutVodka。”

  “等等。”姚清言道,“绝对伏加特,这么好的酒,给我喝太浪费了。”

  “哈哈哈,好,好,不愧是五星级酒店最年轻的厨师长。”中年男子依旧倒了一小杯道,“别客气,就当过个口。”

  犹豫了一会,还是接过一口喝了。

  好烈,难怪都是当鸡尾酒调的。姚清言稳住表情,酒味过后才开口道,“冒昧的问一句,先生叫我来,是想说那屋子的事?”

  “确实是这样。”

  姚清言既然开门见山,此人也不客气了。

  “您恐怕要失望了,我解决不了那间房子里的问题。”姚清言摇摇头,直言不讳。

  “五十万?”那人却如此开口。

  “不是钱的问题。”

  “一百万。”

  “真不是钱的问题。”姚清言苦笑。

  “那你开个价吧。”

  姚清言继续苦笑,然后解释道,“您既然调查过我,就应该知道我的底细,我怎么能解决这些事情呢?今天可以活着出来,确实是运气。”

  “那,你知道谁能解决吗?”

  “您既然有这么多钱,舍弃掉那座房子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麻烦。”姚清言反问道。

  “事出有因,你不必知道这个。只要告诉我谁可以解决,那三十五万还是你的。”

  “您很大方,我也不愿意骗您,我并不知道。”姚清言回答。

  “你既然不知道,那你在房子里的手段是哪里学来的?”

  “房间里的手段?难不成,房间里还有监控?”姚清言问。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们的行为举止还是看得一清二楚。”

  “我可以告诉你是谁给我的符,但能不能解决还是要问当事人。”姚清言缓了缓,“那人姓张,至于名字我也不清楚。”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出去历练了,不过会回来的,您叫人多加留意就是。”感觉没其他事后,姚清言站了起来,“其他事情我想也帮不到您什么了,”

  “我看你似乎知道什么,有些刻意想避开这件事情?”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姚清言过于敏.感的举动还是让他看出了猫腻。

  “这种事情谁都不想掺和。我能知道什么?”姚清言并不清楚对方的底细,还是少惹一点事情好了。

  “不,不是这件事情,你还是隐瞒了什么。”那人微微一笑,“没关系,说吧,我不会怪你。”

  “我真不知道。”姚清言继续否认,但为了保有一丝信任,“只是听说那鬼是冤魂。”

  “没错,冤啊。”那人叹了口气,“你知道那东西是怎么来的吗?”

  “……”姚清言保持沉默,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离开。

  他继续道,“我们这些人,仇家太多。只要心起报复,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那东西,是我从太国请来的。本来想达到目的后收回去,没想到那东西突然变得很厉害,法师没得收回,反而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哎,造化弄人啊。”

  似乎知道了了不得的东西,姚清言提高警觉,将听风令扩散开来,查找四处有什么埋伏。

  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只是那人身下放着一把手枪。

  “总会有解决办法的。”姚清言小心翼翼道,“我看没其他事的话,就先走了。”

  “对了,这三十五万你收起来吧。你救了那么多人,算是为我这留点yin德。”一张银行卡堆在木桌上,下面那张纸大概就是密码。

  “受之有愧,请收回去吧。”姚清言没有动过,也不敢动,毕竟价值太高。

  “哈哈哈哈哈,这么小心干什么?对我来说,这三十五万,就等同于你们的三毛五。说难听点,就是给你当个红包的。以后如果有什么奇怪的事,我可能…还会找你帮忙………。”

  姚清言明白,再不收下来,就是不和气了。
    亿万先生 b.faloo.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亿万先生!
上一章  回目录  阅读下一章
(按左右键翻页)
最新读者(粉丝)打赏
正在努力加载中..
RSS 最新小说 热门小说榜
武松娱乐平台